2013年3月12日 星期二

蘇州夜曲

前日因為討論台灣對日情感不意被人誤會為替日本侵略開脫找說詞,其實當下確實是有一點不快,不過後來誤會解釋清楚後倒也沒什麼。就以這為契機,嘗試來聊聊更為尖銳的話題吧!今天來介紹一首非常有名的日語老歌「蘇州夜曲」,這是1940年由日本東寶株式會社出資,由中華電影公司協助拍攝的電影「支那の夜」(中國之夜) 之中的插曲。

這部電影以上海與江南為背景,李香蘭是女主角,這首蘇州夜曲就是她電影中親自演唱的插曲,因為歌曲旋律非常好聽,歌詞是詩的形式內容十分優美,成為傳唱一時膾炙人口的歌曲。當時的上海與江南地區已經淪為日本佔領區,劇情描寫來到上海的日本船員長谷哲夫,因緣際會救了一名中國女子桂蘭而展開的浪漫異國愛情故事,而李香蘭便是飾演愛慕日本男性的中國女子桂蘭一角。我們以現在的觀點來看這個電影很大的層面根本就是在美化日本侵華的歷史,在那時代日本會拍攝這樣的電影且上映造成大轟動,其實反應了當時日本人民對於當時中國的美好想像與關心(當然對於受侵略的中國來說這種關心並不是善意的關心)。這部電影除了在日本本土之外,在台灣和朝鮮,以及中國與東南亞日本佔領區都有上映,票房也都非常好,而李香蘭也成為華南佔領區之中知名的紅星。

李香蘭這個名字在台灣年輕人之中應該是非常陌生,不過若是提到「夜來香」這首歌應該沒有人沒聽過的,而李香蘭就是當初唱夜來香這首歌的歌星。在1940年代李香蘭與當時知名歌星白光、周璇等人並稱上海灘五大歌后。李香蘭於1920年於中國東北撫順出生,她的父母都是日本人,日本名為山口淑子。她的父親山口文雄是個非常喜歡中國文化的人,她自幼就在學習漢語與中國文化之下成長。她的中文名字李香蘭是成為當時瀋陽的李際春將軍的乾女兒時取的。1938年滿洲國的滿洲映畫協會成立不久後,李香蘭便以專屬的中國女演員的身份出道,她的美貌加上歌聲出眾,拍攝了許多賣座的電影,很快在日本與滿洲國獲得了很高的人氣。1945年日本戰敗,滿洲國解散,李香蘭被中華民國政府以漢奸罪逮捕,不過後來證明她是日本人而非中國人,故無罪釋放後驅離遣返日本。她回到日本後以山口淑子的名字繼續演藝活動,而後從政踏入日本政壇,曾多次當選日本參議院議員,現仍在世,現年93歲。

如果只看李香蘭的事蹟,現在我們可以很輕易批評她是一個隱藏身份欺瞞中國人並配合合理化日本侵華正當性的虛偽的日本演員。但是以一個在中國出生,在中國文化環境之下成長的日本人,在當時中日衝突之下,在中國以身為日本人的身份不得不成為被日本皇軍控制的道具,但在母國日本卻被認為是中國人而飽受歧視,在這情況下她卻不得不說得滿篇中日友好的謊言,這樣諷剌的人生經歷在我們看待李香蘭的事蹟時卻不應忽略。李香蘭在戰後多次表明自己對於中日兩國人民的深深愧疚之意並道歉,或許也亦可知其當時內心的掙扎。

日本東京電視台於2007年曾製播講述李香蘭的人生故事的二回特別連續劇「李香蘭」,由上戶彩飾演年輕時期李香蘭的角色,或許有些人是從這部日劇之中認識李香蘭這個中日近代史上不應忘記的人物,有興趣的話可以找來看一看。

這個黑白影片就是1940年時「支那の夜」電影的片段,歌聲正是李香蘭的原音,如此錯雜的身世而傾瀉而出的動人歌聲,不管如何看待這段歷史,我想單純的音樂歌曲仍然值得欣賞。


日語歌詞是由日本著名詩人西條八十所撰寫的日文詩,詩的內容與音節韻律感皆十分優美,原詩如下:

きみがみむねに かれてくは
ゆめ船唄ふなうた とりうた
みずしゅうの はなはる
しむかやなぎが すすり

はなをうかべて ながれるみず
明日あす行方ゆくえは らねども
こよいうつした ふたりの姿すがた
えてくれるな いつまでも

かみかざろか 接吻くちづけしよか
きみりし ももはな
なみだぐむよな おぼろのつき
かねります かんざん

原詩共有三段,但李香蘭在「支那の夜」演唱僅第一與第三段歌詞而已。

這首日語歌而後在1944年上海灘歌后白虹亦將之翻唱為華語版本,歌名一樣為「蘇州夜曲」。

歌詞如下:
投君懷抱裡 無限纏綿意
船歌似春夢 流鶯婉轉啼
水鄉蘇州 花落春去
惜相思長堤 細柳依依

落花順水流 落水長悠悠

明日漂何處 問君還知否
倒映雙影 半喜半憂
願與卿熱情 永存長留

基本上中文歌詞就是日文原詩的第一二段的概略翻譯,不過我覺得日文原詩的文學藝術性比較高,中文翻譯為了遷就音節與押韻,原詩許多意象被更換調位,反而接近普通的流行歌詞的感覺。

這首歌在1992年台灣歌手龍千玉亦將之翻唱為台語版本,歌名一樣為「蘇州夜曲」
只有在對岸網站找到影音版本
台語歌詞如下:

頭額博在君胸前,郎君抱我心靜靜
聽著船歌夢熱情,調幼可比鶯
蘇州風景美如江,春天落花天註定
悲哀嘆苦怨環境,柳葉流水哭不幸

握花放在溪頭頂,隨水流遠找前程
明日去處不免選,由天來指定
希望今宵月光暝,照下雙人的背影
悲傷抹得百年幸,好夢不常變水冰

台語的歌詞基本上也是參考日文原詩的翻譯的,形式則是仿照傳統台語文學的七字仔歌的體裁,而歌詞的內容與原詩相較被改得頗為悲情,或許這也是為了符合台語歌曲聽眾的喜好所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